当前位置:秋色连波>女生耽美>晕檀记> 第四章
阅读设置 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第四章(1 / 2)

【第四章】

三年后,庄家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巨变。资金链断裂,只是雪崩前的第一步。

后来父亲入狱,母亲失踪。

她被个所谓亲近的远房叔叔,哄骗去了国外躲避。

在意想不到的地方,再见到了斯珩。

他跟别人做了交易,买下她,带回来,答应帮她找回母亲。

条件很简单。

她到现在还记得自己被带回来那天。

斯珩把她带进书房,坐进转椅里,黑眸像她在高原山口见过的夜色,浓得化不开。

大概是看穿她紧张,他整个人往椅子深处靠了靠,全然松弛,漫不经心。

“待够五年,这期间听我的。五年后,你要去哪里做人做鬼,我没意见。”

那五年里她要提前做鬼了呢……?

庄静音微微瑟缩。

斯珩简直跟有读心术一样,掀起眼皮看了看她,笑了。

“应该不会。”

他踱步过来,走到她跟前。

褪下了黑色西装外套,他白衬衫上有很淡的水生调,似有若无,薄荷与檀香木,一线香,钻她感官。

斯珩有很漂亮一双手,庄静音垂眸时注意到了。

他的掌心合住她精巧下颌,指腹拂过她泪睫,动作柔和,意态莫测。

“但你要听话一点——”

斯珩随口道。

……

即使已经过去半年,那一幕仍然好清晰。

庄静音正发着呆,忽然注意到主墅内有动静,窗帘动了。

抽离的思绪倏然间回笼。

她抓起拐杖,起身朝大门深一脚浅一脚地走去。

摁开指纹锁之前,庄静音试探着问了一声:“许管家?”

许管家不在这块区域活动,刚才确认她能自己活动便离开了。

她只是以此确认屋里有没有人。

或许只是风吹动了窗帘。

没有动静。

她悬着的心放了下来。

拇指摁在黑色面板时,庄静音听见屋里传来含糊不清的答话——

“诶。”

庄静音的动作静止,头皮微微发麻,不由得后撤了一步。

绝对,不可能是斯珩。

他是这里绝对的主人,进出都如入无人之境。

还没来得及细想会是谁,门被人从里面突然拉开!

庄静音的手腕被一把擒住,对方的力量牢牢锁扣住她,把她猛地拽了进去!

茫然过后刚想呼救,才发现她的嘴也被死死捂住,但须臾之间,庄静音看清了对方的脸:

斯闫!

斯珩的表弟,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玩咖。

并且由于没斯珩会伪装,也没斯珩智商高,荒唐无度、惹祸发疯后只能让家里兜底,中学时差点进少管所——因为联合其他两个二代公子哥,□□未遂新上任的女老师。年纪太小、家里背景强,最后赔大钱转学了事。

长大后没有收敛,倒是变本加厉了。

在重遇斯珩那个场合,斯闫也在。

本来想买下她的人,是斯闫。

那晚的‘聚会’,是庄静音这辈子的噩梦。

她一脚踏入了通往地狱的河流。

在目睹了那些有关多人、俄罗斯转盘、黄鳝、倒吊在巨大笼子上的画面,可以被随意交易的年轻男女、以及交易后的一幕幕,使她的心麻木了。

斯珩还是斯闫,对当时的她来说没大区别。

但斯珩这个人,想要的东西从不落空。

斯闫没有半分虎口夺食的勇气,更没有斯珩的财力,就算恨得牙痒痒,也只能打落牙齿往肚子里咽。

可这不代表他放弃了。

坦白说,庄静音一米六六的个子,清丽白皙,文气恬静,跟斯闫的女伴比起来,不够美艳。

只有一点突出:她是庄家流落出来的女儿。

他们是曾经在聚会上见过的,同类人。

被包裹在昂贵的高定的礼服里、拥有良好智识和教育、娶回家当老婆也只会用传教士的那类女人。

现在成了可以随意对待的对象,不管用什么花样都不用担心后果。

这种反差感让斯闫日思夜想,明明是一口快到口的肉,就这么飞了。

就这么惦了半年,斯闫估摸着斯珩也玩够了。

想想斯珩再不待见他,他们横竖一家人,总不会为了一个女人跟他翻脸。

于是,斯闫趁着斯珩出差的当口,提前把监控断了电,扑了进来。

庄静音脚伤着,被斯闫推到沙发上。

她呜咽着:“你疯了吗——”

斯闫轻易压住她的反抗,他面型瘦窄,颧骨偏高

上一章 目录 +书签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