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秋色连波>女生耽美>晕檀记> 第六章
阅读设置 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第六章(1 / 2)

【第六章】

她不能说自己了解斯珩。

他们毕竟见面次数不多,斯珩从不在此处过夜。

而见面目的,彼此心知肚明,

对庄静音本人来说,首要目的就是先活着,活过五年,别得抑郁症,再说后来的事。她对斯珩应该是漠不关心、麻木和无声抵触的。

对庄静檀来说,任务就是按照这个心里进程,积极调整自身状态。

这种柔弱无力的感觉,不难调整。

因为她看见斯珩第一面,警报器天然拉响。

在燕城,斯家作风低调,位高权重,斯珩的外公有三个女儿,斯珩母亲排行老三,但结婚早,跟康家二公子早早看对眼,所以斯珩在这一代中排行老大。

声望和年龄排行一致。

不仅在斯家如此,燕城这么窄的顶层圈子里,谁要能把斯珩的名号拿出去,对面就得给几分薄面。

原因无他,抛开斯康两家独子的身份,斯珩也绝非池中物。

他不玩公子哥那一套,也没踏斯家铺好的从政路,经商去了。斯珩从不搞他发小玩过那一套——什么要证明自己不靠家族也能混得好的志气。

斯珩从进场第一天,就没避讳过自己的身份。手腕一流,把康明德没吃下过的装备市场搞定,打通了上下游合作,分系统承包商和原材料两端。

斯珩身上充满矛盾点。他聪明,对人心欲望吃得透,但又十分自律,把自己私生活保护得很好。尽管如此,他也不掩饰欲望。

欲望够坦诚,便敢争敢夺,即使哪次谈判失败也不会介意,从不会把情绪写在脸上,抽身离开的姿态都没留恋。所以没人知道,他真正欲求的点在哪里。

在识人心方面,斯珩更像个单向玻璃。

只能投射,不会反光。

不太公平,但没办法。

反正这人存在在那儿,就会给人压力。

对她来说,尤其如此。

斯珩本质上,是容不得背叛、反抗、忤逆的人。他的性子看似温然,实则冷辣,难伺候的要命。

他曾经要带她出去度假,差人通知了声,她不去,第二天早上醒来发现人在去私人机场的路上了——不算绑来的,也差不多了。

他们去了迪拜,斯珩在那儿有个家,养了一只豹子,两只白虎,它们有各自的花园,专门打造的丛林生态。

斯珩抓她过去,是为了让她看第四只新宠。

一只八个月大的狮子。

他把狮子抱在怀里,笑着让她逗着玩玩。

斯珩背后是繁茂盛开的绿植,起伏如绿色海浪,这个丛林不是真的。跟他脸上笑意一样。

因为不是真的,所以永远不会是真的。

那些理性、礼节、教养,如此浅地浮在名为斯珩的海面上。

再往水里探一探,只余寒意。

无动于衷,作壁上观的高傲恶劣灵魂。

在这样的人面前,她现在是庄静音,以后也只会庄静音。

斯珩让庄静音别装睡,她就只能缓缓睁开眼。

很快,斯珩又让楼余思出去,房间里只剩下他们两个。

“你还好吗?”

斯珩站直身子,眼皮微垂,似乎在笑,细看又好像是关怀。

庄静音安静地看着他的双眸。

好漂亮的眼睛,要能做标本挂她书房里,

她老了后都会选择在房间里含笑而去。

“你觉得呢。”

庄静音开口,嗓音沙哑。

斯珩忽然俯身,捉住她手臂仔细查看:“需要去大医院吗?”

庄静音用尽全力抽出手,不想跟他发生任何肢体接触,头都侧了过去。

细微但能察觉到的厌恶。

“监控被破坏了。”

斯珩手里一空,他也不介意,往椅子上一坐,继续跟她说话。

“我不信任何人的话,只信你的。”

斯珩弯唇笑了笑,替她仔细掖好被角:“你说什么,我就信什么,你想怎么做,我听你的。”

庄静音嘴唇翕动,眼睫垂下,浓密蝶翅一样微微在颤。

“你说……说真的吗?”

斯珩言简意赅。

“需要报警的话,要趁早。伤要是好了,来不及。”

“报警有用吗?”

庄静音声音低了几分。

真是阴险虚伪的傻逼。

她心下几乎要笑出声。

明明知道对斯闫来说没用,他会找一切方法为自己脱罪辩解。

这事只要斯珩不想追究,屁用没有。

“有。”

斯珩靠在椅子深处,视线没有定在她身上,在看墙上的画。

保罗塞尚的《圣维克

上一章 目录 +书签 下一页